•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歷史/文化
  • 職場/社交
  • 教育/學習
  • 圖片/藝術
  • 影音/休閑
  • 美食/烹飪
  • 健康/養生
  • 電腦/上網
  • 當前位置: 個人圖書館網 > 電腦/上網 > 正文

    王若愚:修訂《逃犯條例》,何以成為香港反對勢力的狂歡?:香港逃犯條例

    時間:2019-03-19 18:43:02 來源:個人圖書館網 本文已影響 個人圖書館網手機站

    為彌補現有法律的漏洞,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于2月15日向立法會提交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 然而,此次修法不但在香港社會掀起軒然大波、引發反對派的密集炒作和攻擊抹黑,“臺獨”勢力也積極參與其中、遙相呼應,美國、歐盟等在港外交機構更以多種形式予以“關注”、進行干涉。原本是簡單的法律問題,就此演變成了一場激烈的政治斗爭“大劇”。 3月15日,香港反對派組織“香港眾志”多人強闖特區政府總部,聲稱要政府撤回《逃犯條例》,并與維持秩序的保安產生沖突,致使1名女保安受傷。警方接警后以“強行進入罪”拘捕9名示威者。這一事件表明,修改《逃犯條例》也將面臨著暴力阻擾的現實危險。 闖入者被警方抬走(圖/“橙新聞”) 修訂《逃犯條例》,到底觸動了香港內外反對勢力的哪根神經? 一場場難以追究的人間悲劇 此次特區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直接導火索是去年發生在臺灣的一起命案。 據香港媒體報道,2018年2月上旬,一對香港年輕情侶同游臺灣,但疑似在旅行中發生爭執,陳姓男子涉嫌在旅館勒死潘姓女友,然后將尸體以粉紅色行李箱裝箱,搭地鐵至約15公里外的郊外棄尸。

    2月中旬,陳男獨自返港。女方父母發現女兒失蹤后,其信用卡在臺灣和香港都有取款記錄,于是慌忙向香港、臺灣警方報案。陳男被香港警方拘捕約談,事件才在3月中旬曝光。

    陳男向香港警方供述了殺人經過,以及拋尸地點。根據供述,臺灣警方在淡水竹圍地鐵站附近尋獲潘女遺體,但部分已腐化成白骨。臺灣土林地檢署在去年3月、4月兩次向香港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請求,并于7月致函香港告知所獲證據情況,表達香港若提出司法互助請求,將給予協助。

    然而,陳男已經回到香港,在港臺沒有引渡條例的情況下,香港檢方無法以殺人罪起訴他,也不能將其移交給臺灣警方。如果他不回到臺灣受審,他的殺人行為就“不會被判刑”。目前,香港檢方僅以陳男返港后盜用女友信用卡的“竊盜罪”,以及處理潘女手機、相機等物品的“處理贓物罪”起訴。

    涉案男子拖著裝有女友尸體的行李箱(圖/臺灣媒體) 殺人嫌疑犯難以被追求刑事責任,癥結在于現行《逃犯條例》的有關規定。該條例于1997年4月25日發布實施。從回歸以來21年的司法實踐看,該條例在貫徹落實中存在著三個方面的顯著問題。 一是阻礙香港與內地及港澳開展刑事司法協助,使得香港某種意義上成為“逃犯天堂”。 該條例的導言部分,明確了移交逃犯安排“(a)適用于(i)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或(ii)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并且(b)是為移交因涉及違反香港或該地方的法律的某些罪行而被追緝以作檢控、判刑或強制執行判刑的一名或多于一名人士而作出的。” 今年兩會期間,原公安部副部長、現全國政協委員陳智敏,在接受香港電臺訪問時表示,內地逃到香港的重犯多達300多人,全部“有名有姓”。但受到《逃犯條例》的限制,香港并不能將這些逃犯移交內地。 查詢香港立法會資料發現,2016年香港特區政府曾書面答復議員,因內地-香港兩地法制差異,有關移交逃犯安排的商討工作須小心進行,各項細節要仔細審視。由于沒相關法例授權,故在相關安排正式立法及生效前,不會將逃犯移交到大陸。 二是港人在未簽訂雙邊協議的國家及地區發生刑事案件,追究刑事責任面臨極大困難。 根據《逃犯條例》規定,香港只能向簽定雙邊協議的國家及地區移交逃犯。經筆者查詢,目前香港只與英國、新加坡、新西蘭、馬來西亞、法國等20個司法管轄區簽訂移交逃犯協議,仍未與其他100多個國家及地區達成雙邊協議。 同樣是在2018年,發生了一起港人在泰國被劫持事件。 陳女士在曼谷機場被綁架(圖/泰國媒體) 5月6日晚,陳女士在曼谷素汪那普國際機遭到5人綁架,她的家人分4次支付總計200萬元的贖金。未曾想,歹徒收到贖金后沒有釋放陳女士,反而再次向其家人索要100萬元,丈夫無奈之下于18日報警。19日,綁匪將陳女士釋放,其中1名疑匪提前逃回香港,香港警方接報后介入協助。但同樣由于《逃犯條例》的漏洞,這位疑匪得以逃避泰國法律的制裁。 三是一些在港犯案后逃往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嫌犯,也因為沒有引渡安排,港府無從引渡他們來港受審。

    2016年,香港1名男子被2名外籍人士殺害;2012年,香港紅磡海面發現一件行李箱,里面裝著一名僅穿內衣褲女性的尸體,其同居男友“猩猩”有重大嫌疑;2007年,香港仔一間美容院女院長,疑因與中醫師同居男友出現金錢糾紛而遭殺害,并藏尸行李箱內棄于赤柱黃麻角道近富豪海灣山邊。這幾起殺人命案,均因嫌疑犯逃往海外,至今逍遙法外。 一次次發生的人命關天的案件,無論是從法理上還是情理上,都迫切要求修訂《逃犯條例》,讓違法犯罪者受到應有的懲罰,還死者和家屬一個公道。 保安局提出的其實是一個“修補方案” 為更好處理香港男子臺灣殺人個案,同時推動修補法律漏洞,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建議對相關法案進行修訂。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大公報》撰文,對相關修訂建議作出解釋。 李家超指移交逃犯新安排足以保障市民人身安全(資料圖/東方IC) 李家超稱: “這一立法建議,是以同一標準、互相尊重的原則,讓香港與未有簽訂長期協議的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在雙方同意下,用單一個案的方式,處理協助及移交逃犯的請求。單一個案移交只是過渡性以填補制度法律漏洞的特別安排,不適用于有長期協議的地方,長期協議仍然是主要和主體的移交逃犯安排。現時條例訂明不適用于香港以外中國其他部分,要讓香港可與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以個案形式處理協助及移交請求,我們必須取消這限制。”

    從具體程序上看,“政府建議仿效英國及加拿大等國家的法律和做法,由行政長官簽發證明書以啟動個案移交程序,把疑犯交由法庭作聆訊及判決。英國是由內政大臣簽發,而加拿大是由外交部長簽發。”

    同時,這些單一個案,必須符合《逃犯條例》內所有人權保障,包括逃犯涉及的罪行須在當地和香港同屬刑事罪行,屬于條例中規定的46項嚴重罪類,會對該人執行死刑的不移交,政治性質的罪行不移交,等等。

    在具體個案處理中,“行政機關及法庭會分別嚴格把關。首先,行政機關如認為請求方不符法例內的保障或規定,會即時拒絕請求。第二,如行政機關認為應啟動程序,會把案件交由法庭聆訊,法庭如認為個案違反條例中任何一項人權保障,或證據不足以作拘押令,法庭會立即釋放疑犯,行政機關不可移交。有關人士在聆訊期間,有權提出任何理由抗辯,包括政治迫害、請求方以其他罪行作包裝等,并可申請人身保護令,又可上訴至終審法院。”

    由此可見,保安局提出的修訂法案,實際上是一案一報、特事特辦,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既彌補了現有法律中的明顯漏洞,能夠讓罪犯繩之以法;又避免了大規模修改法律所要消耗的巨大人力、物力、財力和種種現實困難,是現行司法制度下較優的選擇。 反對力量聯合狙擊法規修訂 為阻礙修訂《逃犯條例》,香港內外反對勢力打出了一套“組合拳”,使出了很多毒辣的招數。這其中,很多都是他們在“反國教運動”“反‘一地兩檢’”中反復使用過的,凸顯出反對派逢“中”必反的根本立場,也預示著修法必將面臨一場艱苦的纏斗。 一是極力渲染恐慌氣氛。 香港多個反對派政黨宣稱,修法會成為內地要求香港引渡“政治犯”的借口。非法“占中”黑手黃之鋒撰文,聲稱修法“將徹底破壞一國兩制對港人的法律保障……屆時若有臺灣政界人士被北京政府定性為干犯中國大陸的罪行,只要該人在香港過境、逗留或旅游,都有被引渡(移交)至中國大陸的可能”。 李家超舉行記者會,黃之鋒、林朗彥故意擾亂秩序,令場面非常混亂(圖/大公報) 同時,也有香港反對派顧慮,內地會以非政治化的罪名,例如逃稅等,要求引渡逃港政治異見人士。和反對“一地兩檢”時一樣,反對派大肆渲染內地將大規模拘捕或引渡港人的場景,試圖激發港人的恐懼心理,從而形成反對修法的輿論。 一直以溫和反對派立場著稱的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對有關“遣返政治犯”的說法感到氣憤,并斥反對派將政治放在至高無上的位置,大做文章及隨意提出無理指控,漠視社會公義等,重申香港不應發生這樣的情況。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廣東社團總會執行主席鄧清河表示:“這些所謂憂慮純粹只是反對派的危言聳聽,他們只是試圖將有關修例建議妖魔化、政治化和陰謀化,除此之外,他們對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屬并無任何憐憫同情之心。” 筆者感到,反對派的擔憂并沒有道理,因為現行條例已經把“政治犯”排除在外,也不會出現大規模移交“政治犯”的問題。相反,特區政府在每個具體案例上都會極為慎重,不可能出現濫用《逃犯條例》的現象。 二是極力阻礙“一國”進程。 目前保安局修法建議其實是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取消對除香港以外中國其他區域的限制,二是與香港沒有簽訂長期移交協議的司法管轄區,開辟以“個案形式”移交逃犯的通道。 但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建議,先就對臺灣的限制松綁。3月15日,反對派在立法會會議上提出“先處理(適用于)臺灣、不適用于中國內地”等3個動議,結果全遭否決。 其實,反對派的這些建議,是典型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現在臺灣這方面的要求比較緊迫,先對臺灣松綁,但其他國家和地區就都不動,等爆發出新的問題了再繼續改正。 同時,他們心中其實是有一條底線的,那就是可以同臺灣進行司法協助,澳門也可以談,但必須回避內地地區。究其實質而言,這些反對派依然回避“一個中國”原則,以所謂的“司法獨立”來妨礙“司法公正”。 當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正在蓬勃開展,內地及香港、澳門地區的政治、經濟、社會往來越來越密切,可能發生的法律問題將會變多,在刑事司法協助方面的需求自然會更加迫切。 如果在同一個國家、特別是同一個大灣區內都不能實現刑事司法協助和逃犯的順利移交,那么三地融合的步伐和程度自然就會受到影響。正如一座不允許多向自由通行的大橋那樣,其綜合效益是很難得到充分發揮的。 資料圖:東方IC 三是“港獨”與“臺獨”同流合污。 近些年來,“港獨”與“臺獨”勢力加速勾連聚合力度,頻頻在港臺重要敏感問題上發聲表態、共同進退,圖謀相互利用,共推“獨立大業”。在修訂《逃犯條例》這一港臺兩地高度關注的議題上也不例外。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涂謹申、朱凱迪、陳志全、羅冠聰等香港反對派,與“臺獨”政黨“時代力量”就修訂《逃犯條例》進行了會面。3月12日,臺灣“立法院”通過“時代力量”的臨時提案,要求陸委會及法務部積極與港府進行協商,以制定適用范圍僅限于臺灣及香港的逃犯引渡協議。 據悉,“時代力量”的臨時提案引用了和香港反對派會面時的言論,內容亦以他們所表達的反對立場為主調。提案聲稱,要“正視‘中國’長期以法律手段‘侵害臺灣主權地位’的‘危害’”,并呼吁“陸委會”和臺灣“法務部”主動向香港政府“表達我國立場”,等等。 在臺灣獲得積極進展后,“香港眾志”由連續兩日圍堵、暴力沖擊兩名到區議會交流的特區政府問責官員,到3月15日再沖擊特區政府總部,異常“勇猛”。下一步,“臺獨”與“港獨”勢力必然會在阻擊修法上加強合作,演好“雙簧戲”,把修法當作“播獨”的舞臺,并不斷上演暴力沖撞等情形,對此必須予以關注,從法律、安保、輿論等多個方面進行堅決有力的斗爭。 四是發動國際勢力進行干涉。 香港的政治亂象,背后有以美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的影子。近一階段,香港反對派內外勾連的速度明顯加快。 一方面,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立法會議員莫乃光、郭榮鏗等反對派,即將于3月19日赴美國進行活動,其中一項內容就是向美國人“反映”修訂《逃犯條例》的事宜。有人形象地說,他們是跑上門去,抱緊美國佬的大腿,并為美國打壓中國提供“炮彈”。 另一方面,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接受訪問時,竟指香港與美國有引渡協議,若修訂有關條例,美方或會多一重疑慮。他更語帶恐嚇地指有些草擬內容及方式,可能會影響到美國和香港雙邊協議的實施,意思是此舉可以會影響香港“單獨關稅區”的地位。 唐偉康(資料圖/視覺中國) 隨后,歐盟駐港澳辦事處在“響應傳媒查詢”時稱,他們“密切關注”有關的修例建議,并“關注”有關修訂對居港或途經香港的歐盟公民、可能出現再移交逃犯的影響,又聲言在“臨時引渡”的情況下,應有令人滿意的保障措施。 對于美國和歐盟的表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發言人作出回應,強調合作打擊犯罪是國際社會的共同需求,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有關國家應尊重香港特區法治,尊重特區正常的立法進程。 目前,修訂《逃犯條例》的公眾咨詢已經結束,咨詢期內收到約4500個意見,其中3000個支持修法,充分說明“政治不應凌駕公義”成為一種共識。下一步,《逃犯條例》將根據公眾咨詢意見修改完畢后,提交立法會進行審議。 可以預見,隨著修法進入實質性軌道,將來圍繞修法的斗爭將更加激烈。我們期待,特區政府能夠以高超的政治藝術,妥善解決這些矛盾問題,應對好內外反對勢力的纏斗,早日把那個陳男送到他應該接受懲罰的地方去。 (本文參考了香港特區政府新聞網及香港文匯報、星島日報、環球時報等媒體相關報道。)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文化
    • 職場
    • 教育
    • 電腦上網
    香港六合彩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