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歷史/文化
  • 職場/社交
  • 教育/學習
  • 圖片/藝術
  • 影音/休閑
  • 美食/烹飪
  • 健康/養生
  • 電腦/上網
  • 當前位置: 個人圖書館網 > 影音/休閑 > 正文

    我們看了錘子員工集體轉到字節跳動的合同,聽說待遇都沒變|字節跳動旗下12款產品

    時間:2019-01-24 15:02:23 來源:個人圖書館網 本文已影響 個人圖書館網手機站

    導語:“同組員工幾乎都是直接簽署新合同,對我們來說,好像沒什么選擇,反正做系統,在哪兒都一樣,只要工資不變就行了。”

    1月22日,沖科技在錘子科技北京辦公室現場發現,一批員工已經將勞動合同改簽到字節跳動公司名下,后者為今日頭條母公司。據稱改簽順序系入職先后排序。這距離羅永浩1月15日發布社交產品聊天寶不過一周時間。

    1.jpg錘子科技員工1月22日所簽署勞動合同  沖科技攝

    羅永浩卸任法人代表、001號員工另行創業、員工集體改簽,在中國創業史上留下鮮明印記的錘子科技,似乎迎來了落幕的時刻。

    系統組員工整組改簽至字節跳動

    1月22日,沖科技前往錘子科技北京辦公室所在地中國數碼港大廈,發現很多員工手里拿著合同從辦公室走出來。現場一位錘子科技員工告訴沖科技,今天很多人都簽了合同,合同甲方為今日頭條的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字節跳動方面對沖科技回應稱,錘子員工入職公司是正常的人才流動。

    2.jpg錘子科技所在中國數碼港大廈  沖科技攝

    另一位錘子科技員工表示,多數人并不知道自己即將成為“前錘子科技員工”、“現字節跳動員工”,這個消息是一位朋友先告訴自己的。直到下午和同組同事被叫去開會,說“換合同”時才確定。他說,“同組員工幾乎都是直接簽署新合同,對我們來說,好像沒什么選擇,反正做系統,在哪兒都一樣,只要工資不變就行了。”

    此前有匿名爆料信息稱,錘子科技員工預簽今日頭條,必須與錘子科技(或者錘子軟件)簽署自愿放棄公司司齡與所有假期(包含調休假)之后,沒有任何補償,才能簽字節跳動合同。上述錘子員工對此回應說,具體的福利、假期等信息并沒有在合同中提及。由于員工簽署合同的工作是按照入職時間的長短依次進行,該員工猜測,即使傳言為真,上述情況也可能只是針對一部分工齡較長的人。

    至于簽署新合同后,這些員工辦公地是否變更、業務是否變換等,多位員工均表示還在“等通知”,目前還將繼續在錘子科技現址正常上班。而一位字節跳動內部員工向沖科技透露,前錘子員工目前沒進公司大系統,還找不到他們。

    此前,針對與錘子科技之間的合作,字節跳動曾公開回應稱,有收購錘子科技部分專利使用權的計劃,將用于探索教育領域相關硬件。

    手機夢或走向終結

    登陸錘子商城官網,能發現包括錘子手機、數據線、充電寶、耳機在內,錘子全線產品早已斷貨。

    3.jpg錘子科技公司圖標 沖科技攝

    羅永浩曾說過,自己的“長遠計劃是做全世界最好的數碼產品,短期計劃是做中國最好的手機”。然而,直到2018年末,錘子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不斷傳來,錘子也未能撬開大眾手機市場的大門。

    新投資不入場,公司亦無法實現營收,過去的合作伙伴們開始追要未到手的資金,錘子科技財產頻頻被凍結。

    根據天眼查數據,2019年1月3日,羅永浩所持成都錘子科技集團股份被法院凍結,涉及金額1億元。更早一些,羅永浩所持錘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同樣被凍結,數額為450萬元,合作伙伴酷派甚至將其告上法庭,稱錘子“欠錢不還”。

    與此同時,錘子手機的發展前景也不容樂觀。中國智能手機行業寡頭格局逐漸顯現,數據調查公司IDC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市場手機出貨量榜單顯示,包括華為、vivo、OPPO、小米、蘋果在內的五大手機廠商已經瓜分了87.7%的中國市場,錘子躺在“其他”一欄中。同時,數據還顯示,2018年Q3季度,錘子手機銷量58萬臺,位列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榜尾,列第23位(共25個手機廠商)。

    4.jpg

    羅永浩稱錘子手機粉絲為“錘友”,而不是“錘粉”。2018年4月到8月,錘子陸續發布三款錘子手機,舉辦三場新品發布會。大批錘友愿意飛到異地看羅永浩做新品展示;履行約定,“聽羅永浩說相聲”,卻不愿意掏錢購置新的錘子手機。問及原因,一位“錘粉”告訴沖科技,錘子頻繁出新機,但功能上未見大的升級改動,舊手機即便有磨損也不至頻繁換新。

    第三方數據顯示,2017年11月,錘子手機核心機型“堅果Pro 2”發布后,錘子的品牌銷量占比為0.36%。在“堅果 3”和“堅果 R1”接連發布后,錘子的品牌銷量占比在2018年4月回升,并于5月份觸及占比最高點,達到0.44%。而隨著核心機型的輻射效應消退,錘子手機的品牌銷量占比也逐步回落。截至2018年11月,錘子手機的品牌銷量跌落至0.18%,降為2018年年初的二分之一。

    這份數據意味著,錘子手機頻繁的推陳出新未能使市場占有率緩和上升,相反,大眾和錘友都開始不買賬。數據顯示,錘子換機用戶繼續選擇使用錘子手機的比例正在下降,更多人轉向了蘋果、華為和小米。

    失去錘友對羅永浩和錘子來說都是致命的,原本指向小眾市場的錘子手機又失去了一批擁躉。更何況,此時,錘子商城上,購買頁面均顯示“到貨通知”。由于資金鏈斷裂,錘子手機已經無法投入生產,羅永浩在追逐手機夢的路上也似乎走到了終點。

    葬禮還是新生?

    1月15日,羅永浩為前身為“錘子短信”的聊天寶社交APP發布會站臺時,用“艱難”一詞形容錘子剛剛過去的一年。外界猜測,錘子此刻正面臨兩個選擇,要么倒閉,要么被收購。

    5.jpg

    羅永浩說,“去年我們走得也比較艱難,外面有很多傳說,我們保持沉默不是說有什么要隱瞞的,而是情況瞬息萬變,我們要等到一些東西確認了,或者說過了保密期才會向大家公布。”

    1月15日,羅永浩風波后首次現身北京水立方體育館,這一次,他以快如科技投資人的身份,為新產品聊天寶發布會站臺。被調侃為被用戶“月拋”的社交APP子彈短信卷土重來,易名為“聊天寶”,比起當日公布的字節跳動系短視頻社交APP快閃、前快播創始人的匿名社交APP馬桶MT,聊天寶似乎贏得首捷,在“羅永浩效應”下,聊天寶登頂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榜單下載排行榜。

    6.jpg羅永浩為新產品聊天寶發布會站臺 圖源/網絡

    錘子手機的5年忠實粉絲告訴沖科技,“準確地來說我應該既是錘子的粉絲,也是老羅(羅永浩)的粉絲。”至于聊天寶,他雖然不看好,但是“會支持聊天寶”。

    不少人將聊天寶看作羅永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為錘子手機做手機軟硬件測試的王浩(化名)接受子彈財經采訪時表示,“在錘子餐廳吃飯,錘子的員工要給錢,但子彈短信的員工就免費。其實老羅從投資子彈短信起就想放棄手機業務了。做手機太費錢了,錘子沒有那個錢來做手機了。”

    羅永浩很明白,做實業并不容易,尤其是手機這個典型的硬件制造行業,涉及的鏈條長、環節多、資金鏈重,所以他也曾努力嘗試新的營收路徑,以幫助錘子走出困局,但都未能使錘子逆風翻盤。

    2018年,羅永浩發布會的主角多次易主,智能手機早已經不再是重頭戲。11月6日,羅永浩在成都開了2018年的第四場發布會,沒有任何一款錘子手機亮相,主角變成了暢呼吸空氣凈化器、地平線8號旅行箱、大衛和希瑞智能音箱三款產品。

    1月15日,站在水立方的羅永浩從錘子科技CEO變成了聊天寶投資人。盡管有人評價,聊天寶發布會上的羅永浩,已經是一個赤裸裸的商人,不再有過去偏執的情懷與理想主義;哪怕羅永浩自己也強調,聊天寶是快如科技的產品,不是他的產品。

    但羅永浩的理想主義似乎并沒有與錘子手機一同衰落。同在1月15日發布的三款社交APP(字節跳動系飛閃、前快播創始人王欣創辦馬桶MT及聊天寶)邀請鏈接,均先后遭微信官方封殺。發布會上,羅永浩公布了一個網址,能同時下載到三個微信圈層外的社交APP。他留出了二十秒,要求與下載頁面合影,并強調聊天寶絕不會封殺任何一個軟件鏈接,“歷史會記住這一天”,羅永浩說。

    羅永浩曾說,“消費品領域里,全世界范圍內最成功的企業,一定都是講情懷。蘋果在輝煌的時期做了那么多優秀的產品,但是你看他的永遠都是講感性的、講理想主義的。

    過去的錘子是羅永浩的情懷、偏執和追求極致的總和,這使得錘子最初走出了一條別致的智能手機路線;而憑借營銷活動、網賺社交,聊天寶還曾沖頂APP Store下載榜首位,并在12小時內成功突破100萬用戶。

    曾經,對于處在危局中的錘子科技,聊天寶的狂歡可能會是它最終的葬禮;但如今,錘子科技的員工得到安置,錘子也似乎從實體業的重壓下喘了一口氣。

    聊天寶發布后,羅永浩重回,久違地和網友嗆聲。看到他頻繁更新微博,粉絲調侃說,“老羅又回來了。”

    文章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艾瑞網立場)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文化
    • 職場
    • 教育
    • 電腦上網
    香港六合彩码中特